• 01
银谷牛立超:共享经济的模式即共产主义的模式
0
2017-02-24 11 15


   8月23日,GIEC2016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暨ECECHINA2016第七届中国电子商务博览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盛大开幕,作为2016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的第二大版块,大数据成为大会的又一引爆点。首先是由银谷CSO牛立超就共享经济的立题,谈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他表示在来的路上还一直在想想,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是处在什么样的时代?按照他的理解,在我们的现有经济技术条件水平之下,我们是最接近共产主义的时代,大家认同吗?可能不认同。但是大家如果说学过经济学肯定知道一个概念,就是资源的稀缺性。基本上人类有文明历史的几千年都是在跟资源做斗争,到目前为止也是这样。我们一直在困惑于资源,无论是什么资源,而为什么困惑,为什么斗争?就是因为稀缺,就是不够用。而共产主义是能够达到按需分配的条件和水平。


    那如何理解按需分配?就是在需要它的时候它能提供。比如就私家车而言,很多时候是我们不需要的时候它就在那里闲置,实际上是资源的浪费。但是在我们原有的所有权体制,或者说使用权的体制,就是原有的机制的条件或者前提下根本无法达到我们对于资源的充分利用。但是在我们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为什么?因为技术改变了资源的可获得性。实际上是把我们整个社会信息交易的成本,或者信息沟通的成本降到了最低,就目前的技术条件下降到了最低。这是我对于目前我们社会存在的状态的一个理解。


    共享经济是什么?牛立超的理解是对于现有稀缺资源充分利用的一次社会化的变革。这是共享经济的理解,之所以有共享经济是因为我们有条件获知别人有闲置的资源我们才有可能享用到,而且你才有条件去达到。比如说我们知道很多车辆在路上行使着,它的空置率是非常高的。但是你并不能确定是哪辆车,而且你也找不到这辆车,这辆车也找不到你,这是原有的电器时代的情况。但是现在进入信息化时代就发生了改变,实际上我们对于其他人使用稀缺资源的信息能够及时的了解到,而且我们希望能够利用它闲置的时间和闲置资源的信息需求,也能够被它及时的获取。在这种条件下就产生了共享经济。实际上共享经济可以在目前的技术条件水平下使整个社会的资源得到极大的利用,效率极大的提升。


    未来我们因为资源的稀缺性而发生各种冲突的可能性应该是越来越小的。所以他说自己在来的路上,感觉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了共享经济,我们离共产主义越来越近了。原来在学政治经济学的时候老师都会说共产主义按需分配,大家当时想的肯定还是我有一套房子,或者就是想象一下未来的一种场景,都是我有什么、我有什么。那时候都是基于自己的私有的产权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但是现在我们可能考虑问题的时候就考虑我们有什么、我们有什么,这就是共享经济。


    当整个社会不管哪个层面,甚至到国家层面不再把资源,不再把某些稀缺的东西,但是你又不能充分利用的,不管是技术的还是物质的,甚至于精神的,都把它看成是“我们的”。我觉得可能共享经济就真正发挥了它社会化的价值。但现在好在共享经济已经起步了,我觉得它的起步体现在哪?像刚才举的例子,我们想吃别人家阿姨做的饭你吃不到,但是你现在可以下载一个软件,就可以看到周围有哪些家庭做了什么饭,你想吃你就可以提出需求,他就可以利用他的闲暇时间为你提供这样的产品和服务。如果说我们需要外出,我们有共享的出租车,或者说共享的私家车,如果说我们有旅行,我们可以做沙发客,这些都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体现的实际就是资源再利用、充分利用、有效利用,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共享经济可能有一个从初级阶段到高级阶段的一个过程。


    初级阶段是什么?共享经济从人的最本质的需求来发起,或者说你在日常生活当中最稀缺的资源来发起,触发共享经济。就像打车它应该是在大城市当中非常刚需的一块资源,而且我们的交通资源压力非常大,交通的资源非常稀缺,所以基本上共享经济是从这儿来开始的。比如吃饭,我们每天都会吃饭,在座很多都是在办公楼里,我们从中午到晚上我一天到头不会做几次饭,有的是通过周边的推荐说哪家阿姨做得饭好吃我可以定她的饭,这个是从最基本的高频的生存需求角度共享经济起步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初级阶段。就像刚才乐视副总裁提到的,我们下一步就会向高级阶段进发,高级阶段是什么?就是我们不经常使用的一些资源的共享,另外就是我们精神追求方面的一些共享,比如说不管是深层文化、社区文化,还是说你参加了某一个团体,大家觉得是一类人,这个已经上升到了人类的精神层面的这种需求,这种环境下他有需要共享了。


    未来的发展共享经济更多向精神需求方面开展,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随着技术不断发达和深入会有越来越多新的领域被开发出来。他举了个例子:昨天看新闻看到一位女星的妈妈去世了,去世之前是手拉手,陪伴她最后一程,应该是非常感人的。他说在这个过程中会联想到这个题目,会想可能后期很多时候的精神关怀以及人文关怀其实都是可以通过共享的方式来实现的。而且是借助于新的科技和技术手段来实现的,这是牛立超对于共享经济的理解。


    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立足于我们公司所处的行业对于共享经济的理解。我们公司是一家正在发展中的互联网公司,应该说对互联网金融大家耳熟能详,了解得比较多。它起的作用是什么?实际上就是降低交易成本,实现了资源的跨区域、跨时空的共享和效率的提升。这个就是它的本质,就是互联网经济。


    原来传统的金融模式受限于时间、区域的限制,总会有这样那样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我们现在的技术条件,比如说互联网、物联网等很多新的技术正在推进整个社会向新的生活模式,一种生存模式去演进。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对共享经济不仅仅是从术的方面考虑,更多是从道的方面认识它,它对于社会带来的深刻的影响。也许对于共享经济我们现在只是看到它热闹的一面,没有意识到它对我们整个社会整个世界的生存理念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我相信它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咱们从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等各种权利来看,实际上共享经济把各种权利应用到极致。我们原来认为所有权是最重要的一种权利,有了所有权就衍生出来了其他的权利。当然前提是它存在你才能所有,但现在共享经济来了,所有权不是最重要的权利了,而是你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限制内,利用和使用它的权利。在你不利用、不使用它的时候,其实这个权利对你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这是我对于共享经济的理解。实际上它对整个国家,或者说整个社会现在存在的社会生态产生的积极的方面。


    另外他也觉得共享经济对于我们现有社会的解构也是一次冒险行动。大家可以看到一个例子,比如说最典型的一个共享经济,就是网络约车。现在已经发展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用经济学的视角看,寡头垄断。这个并没有什么批评的意思,但却是它是对原有的商业结构或者产业结构,甚至于商业伦理的一次解构和再重构。在这个过程中它将走向何方?是成为真正自治的整个社会群众都参与意见的共享模式,还是走向另一个极端,一把手说了算或者其他模式。他觉得有必要看一看,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随着共享经济对社会冲击越来越大,对于整个社会不管从整个社会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还有心理结构的影响影响力会越来越高,而且越来越深刻。只要我们走进了共享经济基本上就退不会去了,因为你会觉得这种模式比原来的模式要好很多。但是在好方向的时候我们也意识到它可能存在一定的风险,这是在他看来是可以辩证看待这个问题的一方面。


    但是我们希望不管是个人还是整个社会的发展都是没有波折的,直面前方的,这是最理想的一种状态。但是风险总是要防范的,我是从传统金融机构跳出来的,来到了新型的互联网行业,不管是什么行业强调的都是风险。先不说赚不赚钱,先说赔得起吗?你是否自身具备这样的能力去防范这样的风险,不管是什么样的风险,所以这个也是对于共享经济的一个视角,看待它的一个视角。


    这是一个研究的应用,最后的总结。如果说研究共享经济,绝不仅仅是共享经济模式的研究。他的一个观点和看法就是共享经济无处不在,只要你想把它做成共享,那它就可以成为共享,模式有很多。而且我们很多方面还没有被开发,没有被发掘出来它可能存在的模式,这真的需要大家集思广益去发现它的,但是它也要有一定的规范和边界。如果说对于我们整个社会,对于我们整个思想,整个社会的对于社会价值观的理解解构太多太过于迅速也是有一定风险的,这是我对于共享经济的一个理解。


    最后他还表示,在他理想中的共享经济它的模式是像刚才一直提到的,可能是共产主义的模式,人人都是按自己的意愿付出,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得到。这是基于每个人对共享的认同,但是不应该成为少数人对共享的一种利用,这是他对于未来模式达成的一个判断。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会展活动
  • 01

    2018-04-192018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7-12-202017全球跨境电子

  • 01

    2017-09-052017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6-08-232016全球互联网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