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阿里巴巴一达通外贸综合服务事业部副总裁肖锋:大数据改变全球价值链格局
0
2017-12-25 06 38

      12月20日,由商务部外贸发展局、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金华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GCEC2017第三届全球跨境电子商务大会在浙江金华开幕。来自天猫国际、阿里巴巴、京东全球购、Twitter、亚马逊、eBay等200名跨境电商进出口企业高管以及全球各国跨境电商领域、国内外政商学界精英共计超过1500人参会。
 
      本届大会以“服务、科创、融合、引领”为主题,围绕出口电商峰会和进口电商峰会两大板块,就跨境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面临的诸多问题进行研究和探讨。阿里巴巴一达通外贸综合服务事业部副总裁肖锋在12.21日上午的跨境出口电商峰会中以“大数据改变全球价值链格局”为主题作出了分享。

以下是阿里巴巴一达通外贸综合服务事业部副总裁肖锋的演讲内容:

 

      非常感谢主办方在这里给这个机会让我跟大家交流!我们今天讲跨境贸易、跨境电商有一个最大头的地方,从跨境零售开始走向电子商务的贸易服务。在这里中国应该是走在了世界前列,我写了一篇文章大数据改变全球价值链格局。比如你生产了十万双鞋真正到用户手上有多少价值,而你赚了多少钱。元件配送的组成中间,整个商品全价占比多少,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

 

全球贸易中,80%的跨境采购现在还是大企业,不要说都变成了C,大企业占了主流。这个问题导致了全球化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我们看看先简单回顾一下,中国外贸的几个节点。第一个1959年广交会第一届,原来中国出口干什么?创汇是最重要的任务,因为我们要生产很多的国防体系、工业体系,尤其是外汇,所以那时候没有什么民营企业。但这个时候我们创新性地在中国人连文化都没有多少,怎么跟老外打交道,当年就成立了各地的外贸集团公司,这些公司实际上是我们后来改革出现新业态的前提。

 



第二个节点,正好大概是西方从70年代开始以美国为首的,发现我们要把低端产能转出去,到亚洲四小龙,中国开放后正好赶上上半场,深圳短短二三十年的剧变就是赶上了这个背景。这个上半场的主角是西方或西方跨国大企业,他们30美金的东西到中国只要10块钱,我们那时候还是以加工贸易为主。这里面出现一个什么问题?30美金变成10元人民币,这里大老板赚得最多,美国的老百姓失去了工作,但是中间没有享受到收益。

 

2001年入世,这个节点是中国的出口在全球贸易总量排到第六、第七,但是我们还没有加入WTO。最近出现的说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是非常扯的事情。我们的外贸在全球是最市场化的,国企占比非常小。

 

2006年大家记得如果岁数大一点的,有记者写了,做了一个实验,写了一本书,我从那年开始中国制造的商品不用,十年之后2017年不敢做这个实验,说明中国制造已经很强了,虽然中国赚的钱很少。但是从1957年到1978年全年一年的外汇收入100亿美金,所以我们现在外汇大国,但并不是我们的收益。

 

西方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对全球的影响太大了,虽然中国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是没想到,我觉得中国的发展非常快,不仅是低端的市场,也开始做高端,这个对世界影响就非常大了。

 

我们看所有的中国电子商务也好,我们说已经走到全球的前列,毫无疑问。我觉得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中国有货,从淘宝、天猫一直到现在跨境电商,为什么我们做的比其他国家要好?好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的货多、货便宜,我们贸易大国的地位,到现在有100多个国家是贸易伙伴,这是我们比较牛的地方。我们其实有很多很苦的地方,特别是工厂,我们一直以来成了海外大买家的车间或者说在价值链的底端,你赚了5%10%,同样的货物到消费者那里可能4倍、5倍,但是跟你没有什么关系。这个不仅是中国,全球都一样,全球的中小企业都在价值链的底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从2013年一带一路开始,我自己认为2013年是全球化下半场,商务部原来搞了很多设计、多边的协议方案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响应,一带一路得到了很好的响应,除了我们自己的提升,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球化在西方出了问题。

 

我们来看一下,就在今年价值链论坛上,这个问题很简单,一句话讲,全球化的收益、全球化的红利被大企业把控,中小企业收益太少。包括美国也是一样的,我们怎么样让全球小企业在全球化中间提升价值链,这是全世界的难题。

 

这是前不久深圳举办的九论坛,他们在全球价值链从制造角度来讲,比如说苹果手机在中国占比7%,后来我说你讨论苹果的价值链有多大意义吗?会把你这个变成10%吗?不会的。我们现在有更多人生产商品,我们由世界工厂变为世界商场,这个完全有可能,因为来了互联网。

 

小企业难以跨境采购,就是流通成本,所有的监管要满足各国WTO的要求,我们小企业没有能力去学,规模小就代表物流贵、金融贵,更重要的就是信任问题。比如说美国的中小买家,不是个人,商人做生意不是消费的是在本地小批发商拿货,为什么不敢到中国拿,原因是信任。我也知道中国便宜,但是我怎么能保证货到,出了问题怎么办。加上小企业做生意,哪怕是非常真实有效的,但是你的金融能力弱,你也比不过大企业。就像我们说的随着制造业的成本增加,生意是真实,但是我需要贷款来做。

 

这些问题导致了我们的贸易都是这么一个玩法,都是一级一级贸易商走过去。进口也是一样的,海外的中小品牌厂商也很难到中国来参加销售,而且通过贸易商来买。这就导致了我们外贸的格局的产生。

 

2013年,我们搞了新的玩法,我们把国际贸易和服务分开。我的贸易来做采购、通关、金融、物流,自己来安排。现在的新做法就是有了互联网才出现的,这个平台不做贸易、不参与商品定价,只参与流通服务,小企业不需要懂进出口,只要知道货送到哪里去,你定个价帮你把所有流程解决。

 

原来一货柜就是一个货主,现在新的业态下这一票货可能是10个、100个的货主。各国的贸易主体变成了中企业,这是非常大的创新。这样十万双鞋卖给大买家的下游,甚至下游的下游,我们讲商家来买你的货,里的定价权就增加,你的获利份额也增加了。原来小买家没有能力来买货,你也没有能力去安排这些事情。

 

我个人认为这个改变就是交付方式的改变,大家知道网购的订单是平台上产品,然后通过支付宝支付,原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付的数据将会产生价值,这个价值变成产品。为什么是中国?为什么中国的小企业?我们很自信,中国现在的外贸现代人企业跟老外打交道的经验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发达国家的同代人。

 

从外贸加工到现在,很多完全是市场化的,因为产业配套好了,我有一两个客户就能开一个工厂了。我们讲有三点,我认为第一个互联网的特性是高效、透明、没有边界,中国的外贸主体最多、最分散,第二我们的外贸规模大,第三我们的外贸流程相对发达国家是复杂,这带来的创新的机会,中小企业能够通过外贸综合服务企业把所有的问题解决。或者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相当于是国际贸易领域、国际供应链领域的共享经济,包括物流等等。这个模式,因为我参加了好多国际会议,包括WTOWCO,中国的创新已经很厉害了。

 

其实欧盟为了实现让小企业做外贸,他们花了很多钱,想打造一个东西告诉院校和欧洲的海关,结果花了很多钱,我们都做出来了。

 

    我们外贸协同化以后将带来的问题,这些做法我就不细讲了,首先我们的业务要数据化,变成产品,最后形成规模,这是大逻辑。很多人说电商就是网购,不是的,我们说任何的消费制成品都离不开前端的不光是产品的流通,还有材料、耗材、设计等等。所以必须是这么一个关系。

    另外B2C对网购的信任没有那么高,你要买一个货自己用,你买一批货,这时候生意必须永远是安全第一的。所以你还必须解决信任、信用不对称,B2C是解决一个人的问题,我就看多少人买。但是卖鞋,我当然要懂鞋子、皮质,但是找谁去采购,这是很大的问题。

这两个问题,我们看看包括金融的问题,我们也且因为第三方交付平,收付账款等等都在我这里,所有的这些小企业可以享受到的服务。

 

更牛的是这个东西,这个就是我们要解决信用的问题,就是让老外买你的货,如果你没有交货或者货不对版,平台直接给你最高是100万美金。这样的结果就导致我们现在说的,原来只有1个买家,后来变成10个、20个贸易主体。当然平台的出现也会改变,尤其是整个服务业的格局。我上周去香港给何记(音)他们的高管交流,他们在全球有很多码头。我说你们这些码头都有用的,原来这些码头的货主都是五百强,今后有了这些新的业态出来,可能这些码头谁来运行?五百万小卖家运行的小码头。

 

反过来银行就有问题了,本来有很多网点是优势,互联网出来以后网点的优势就不大了。可以通过平台解决更多问题,比如说机遇平台办的银行支行,一天的外汇结算可能抵几十个网点,他甚至可以做不光是对华的贸易,可能跟马来西亚、欧洲人做生意结算通过平台走,平台通过他走,这是一个新的概念。

 

我们讲单一窗口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前面的单一窗口已经搞了二十多年,主要讲政府的信息化,那时候主要讲电子口岸。我们今天市场化的单一窗口就应该是什么?让买卖商家要找一个入口就能把所有的事情做完,而且并不是你教他做,是你帮他做完。

 

最终我们现在包括全世界订单贸易是主流,我不能把订单贸易和自主贸易分得太细,但是订单贸易是以大买家为主在本国贸易的议价能力很低,包括我们广交会上的客人也是一样。自主就是提升自己的议价全,让海外的小B直接通过平台生成订单,而且这个订单并不是我为我们的企业定价,而是工厂自己定价,你标一个价,让当地的小买家来买,很有保证,没有问题。这是一个价值链的改变,所以我们同样做十万双鞋,原来出口100万,现在可以赚200万,这就是我们讲的电商带来的贡献。

 

我们从2001年到现在,供应链服务是走在全国的前列,能够让更多中小企业产生收益,这在外贸里面就是供给侧改革,不光是产品需要升级,服务更需要升级。

 

    我们说新的业态能够降低交易门槛,第二个缩小了地区差异,任何一个地区欠发达国家只要上平台,可以享受最牛的服务。还有政府的监管的优化也要跟平台相结合。原来只有十万家做外贸的时候,我们的监管没有问题,现在是一百万、一千万家小企业做外贸,管不过来怎么办?通过大数据来改变,这些数据很直接,链路很长,第三方的报关、报检的数据,刷单几乎不可能。所以我们的企业价值,就因为大数据改变,外贸的格局也会因为这个改变。

同时这是阿里巴巴在跨境上的一些布局,我们虽然从跨境零售可以为品牌做一定的宣传,但是你一个月能在让美国消费者来买你10万美金、100万美金的货,你干吗还要快递?海运比空运便宜多了。最近的数据显示,原来大概五六年前全球贸易中间海运的占比是80%左右,现在统计数字显示居然到了90%

 

贸易便利化,我们说淡化闭合是一个关系,而自己的自主贸易能力提升是最重要的核心。包括我们的进口,我们现在都是中国人在海外扫货卖给中国人,什么时候能让海外的中小商家让中国卖家卖给我们,这就是买全球、卖全球。这个通道我们一样可以覆盖。

 

这是综试区的实验,不讲了。马云提出了EWTP,我们希望前面讲的东西是新的通道,小企业能够更顺畅做外贸,这个新通道就需要新规则就是EWTP。原来的规则是国际商会,我也是国际商会中国海关贸易便利化副主席。在国际商会,他们对于单证的规则、所有的海运的规则等等都是针对大企业订的,没有那么复杂。我这个货要卖到那,门到门交易,什么样的形式好,我们重新定一个规则,这个也得到各国的响应。各国的政府都希望帮小企业解决自己的就业。

 

这是马来西亚第一个做B2B走出去的,包括阿里巴巴、菜鸟、一达通所有板块在这里搞了一个数字自由贸易区,做得很好。马来西亚的农场原来被一个买家买,现在20个买家直接下单,等等的这些东西。我们的模式是基于WTO贸易与安全原则下的创新,基于互联网的新的创新,这个新的创新在满足原则的前提上让全球贸易更简单。

 

让马来西亚人跟欧洲人做生意也用我的平台政策,所以我们是服务全球。我们相信中国的做法跟一带一路的配合将是下半场全球化中间,我们完全有能力走得更好、做出更大的贡献。我们企业看到这个机会,早点拥抱这个新的业态,在这么多地方发挥自己的作用。

 

    包括我刚才讲的一带一路沿线的哪怕现在还很穷的地方,会不会成为深圳?有可能,因为服务业已经覆盖上去了。我第一次去深圳的时候只有一个红绿灯,在1979年。那时候香港的服务业支持了我们,现在我们可以把服务业覆盖到全球任何一个角落。

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会展活动
  • 01

    2018-09-032018第四届全球互

  • 01

    2018-04-192018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7-12-202017全球跨境电子

  • 01

    2017-09-052017全球互联网经